川西在线——打造川西第一资讯平台!
川西在线
· 教育

三江源国家公园全国媒体行:一江清水向东流

来源:健康资讯 编辑:梨视频 发布时间:2017-09-05
【川西在线新闻网】摘要:三江源国家公园全国媒体行:一江清水向东流 青海新闻网

  三江源找到最有价值的新闻

  8月20日至8月29日,“三江源国家公园全国媒体行”记者聚焦三江源。连续10天的行程,记者们几乎每日待在4000米以上的海拔,高原反应无时无刻不在考验着他们,有时在车上吃些简单的食物充饥,有时只得坐在车上或者蹲在路边写稿……他们用坚持证明了新闻记者的担当与追求,用一篇一篇的稿件,向全国人民展现了三江源国家公园的魅力与神奇。

三江源国家公园全国媒体行:一江清水向东流

三江源国家公园全国媒体行:一江清水向东流

  

三江源国家公园全国媒体行:一江清水向东流

  

三江源国家公园全国媒体行:一江清水向东流

  

三江源国家公园全国媒体行:一江清水向东流

  记者郑思哲

  高反让三人遗憾返回

  8月21日,“三江源国家公园全国媒体行”采访团奔赴三江源,为了尽快赶路,当天6时许,记者们便已经整装完毕,乘车前往采访的第一站,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。

  黄河源扎陵湖—鄂陵湖的宁静壮丽令人震撼,完成第一天的采访并在玛多休息了一夜后,采访团所有人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,头疼、胸闷、气短……很多人在高原反应的折磨下几乎一夜没睡。

  其中,《新华日报》《大众日报》《钱江晚报》的记者出现了较为严重的高原反应,《钱江晚报》记者甚至出现了腹泻、呕吐等症状。虽然三人一再坚持,表示自己身体并无大碍,但经过随队医生的检查,还是建议他们立即返回西宁。

  就这样,三人带着遗憾离开了采访团。离开高原之后,他们并没有就此离去,而是用另一种方式去了解三江源,去完成他们此行的目的——报道三江源国家公园。

  疲劳与疾病接踵而来

  8月25日,采访团经过一上午的路程到达了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。采访团的记者白天赶路采访、晚上写稿,疲劳写在每个人的脸上,由于晚上睡眠不足,早上又需早起,不少记者会利用在车上的时间小憩片刻,但沿途的美景却又让他们无暇安睡。

  此外,连续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方工作,对于长期生活在低海拔地区的记者们也是一种挑战与威胁,即使是长期扎根高原的本报记者,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。

  为了让大家得到充分的休息,采访团领队李皓临时决定让大家休息半天,但连续多天高强度的采访,使得采访团成员身体机能几乎接近极限。当天晚上,李皓便出现了腹泻、呕吐等较为严重的高原反应症状,同行的另一位本报记者也因感冒引起了肺部感染,《浙江日报》记者也同时患上了感冒,而胸闷、气短、头疼、失眠等高原反应也侵扰着其他人。

  虽然患有感冒的两位记者依旧坚持不愿放弃,但为了保证安全,大家商议后将他们提前送往格尔木市。作为采访团的领队,李皓坚持留了下来,以保证接下来的采访能够顺利,而留下来的其他人则同样忍受着高原反应继续坚守在采访一线。

  前几日的采访行程中,除了玉树市,其他采访点均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方,但三江源国家公园的美景、生态环境与野生动物种群恢复的成就、生态管护员的牺牲奉献精神,无时无刻不在感动着采访团的记者。有记者说,比起这些,自己身体所承受的不适,似乎也不再那么难以承受了。

  为新闻他们拼了

  通往可可西里的路途不仅海拔高,条件也逐渐变得艰苦,除了沿着109国道所建立的几处保护站外,沿途几乎再找不到一处人类聚集的地方,这也就意味着去可可西里采访的路上,采访团没有地方吃饭。

  出发前往索南达杰保护站采访之前,采访团购买了一些方便面与零食以便路上充饥。8月28日天还没亮,采访车队便出发前往最后一日的采访地点。到达索南达杰保护站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时分,为了尽快获得新闻素材,记者们吃了一顿泡面开始采访工作人员。

  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,管护员的工作经历感动着每一位采访团的记者。《新民晚报》记者姜燕认为,这是近几日采访获得的最具价值的新闻素材,而其他的媒体记者同样认为这种基层一线的事例,才是他们最想要的。

  为了尽快将报道发出,记者们随意地或坐或站,一边吃着泡面,一边开始整理报道素材。现场没整理完的,回去的路上坐在车里继续整理。而这,仅仅是10天采访行程当中的一个缩影。

 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新闻舆论工作者要转作风改文风,俯下身、沉下心,察实情、说实话、动真情,努力推出有思想、有温度、有品质的作品。

  采访团记者们为了报道好三江源的生态成就,克服高原反应、连续作战,深入三江源国家公园一线,从不同方面采访近几年三江源国家公园所取得的成就,记者们俯下身、沉下心,动真情,真实记录下了三江源地区的生态状况,为全国人民认识三江源,了解三江源提供了一个最好的信息获取窗口。

  书写震撼心灵的三江源守护人

三江源国家公园全国媒体行:一江清水向东流

  楚天都市报社会部副主任吴昌华

  水是生命之源,身边日夜奔腾的长江,源头是啥样,一直梦萦心头。长江给湖北带来“千湖之省”的美誉,我知道,绝美的千湖美景在青海,三江源之行,不是走马观花,是深入了解守护这片净土的人们。我愿意通过我的笔和镜头,把三江之源介绍给湖北人民、武汉人民。

  走过了黄河源头玛多、澜沧江源头杂多,长江源头治多,我看到三江源生态保护力度之大,让我震撼。

  在海拔4000多米的玛多,我看到牧民骑着摩托车驱车两个小时,深入到扎陵湖、鄂陵湖深处捡拾垃圾;在前往交通不便、人迹罕至的澜沧江大峡谷途中,我看到沿线公路边不断出现的彩色小帐篷居然是垃圾收集中转站;甚至,从杂多前往治多的高原公路上,在一座标有5002米海拔的山口附近,我同样看到了这样的小帐篷。

  玛多,玉树,杂多,我抽空逛街,同样没有想到,如此偏远、并不发达的高原小城,街道十分整洁,随处可见佩戴袖标的清洁人员或生态保护人员。看到他们从地缝里捡起一个个小烟头,既对他们感到敬佩,也为随手乱扔的人感到羞愧。 

三江源国家公园全国媒体行:一江清水向东流

  齐鲁晚报记者刘飞跃

Tag标签: 全国 媒体 一江 清水 东流 公园 国家 三江源

投稿合作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 合作网站:川西在线新闻网